一路向西:D07.新都桥-相克宗

移动设备上继续阅读

路程:新都桥-高尔寺山-雅江-相克宗 83KM
总里程:482+KM
总爬升:7455M

吸氧只是短暂缓解大脑供氧,昨晚睡觉的时候还是头疼,看来高反缺氧不是一下能适应的,为了跟上队伍,只能忍痛骑行。早餐点了一份面,没吃两口就不想吃了,实在没食欲,和队友说了声,我先出发。

今天的行程分三段,21公里缓上坡,49公里下坡,18公里陡上坡。按照我正常的速度,21公里缓上坡,应该可以在4小时内完成。但是今天的高反减益BUFF,头疼加浑身乏力,硬是让我6小时才到达隧道。几乎都是推车,推两步停一下,实在是乏力。距离高尔寺隧道大概5公里左右,找了块空地休息了半个小时。单车停在一边,低头抱膝地眯一会,很多路过的骑友都询问我什么情况,有没有带药,感谢那些不认识的骑友关心。其实进入川藏线后,陌生骑友之间相互鼓励相互帮助的事情很常见,比如不管是在骑行或是路边休息的时候,看到都会相互一句加油。这并不只是在骑行队伍中出现,偶尔有一些自驾或者摩旅的驴友经过,他们也会鸣笛或者伸出大拇指来表示加油,而我们也是大拇指回应。

早在11点左右到达高尔寺隧道的队友,打了几个电话询问我情况,鉴于目前的情况,我只能让他们不用等我。而我大概一点左右才到达隧道口,拍照留恋后也没休息,打开车灯就直接杀了进去,5.6公里的隧道还好有一半是下坡,这样省力不少,最重要的是隧道内有灯,虽然很暗,但比起之前碰到的一些隧道,黑不溜秋的好太多了。出了隧道,就是长达49公里的爽下坡。下坡过程中虽然很刺激,但是也很无聊,不要以为下坡就什么都不用管,要控制车速,要避开障碍,每隔一段距离就需要休息一下,让来令片和碟刹片冷却,同时也需要缓解下坡过程中身体对手掌支撑的力量。

从海拔4000米高尔寺经过一个半小时的下坡,来到海拔2500米的雅江。高海拔到低海拔下坡过程需要注意一点,如果有嗜睡的症状,一定要停下来休息,清醒一下。这是醉氧症状,和高原反应相反,也叫做低原反应,高反是缺氧,低反是醉氧。

因为高反身体异常,本来计划是在雅江休息一晚,于是就进入雅江县城找地方住宿。雅江这个小县城算是川藏线上比较大的,是一个小山城,住宿地方也挺多,路上很多拉客的人询问是否要住宿。因为攻略上今天的行程是到相克宗,在雅江并没有推荐住宿地点,自己骑着单车瞎逛了一下。低海拔地区氧气含量明显提高很多,瞎逛半小时左右身体的不适完全消失。

三点左右在桥上发呆了一段时间,拍拍照,给家里打个电话,氧气充足的地方真的舒服。不过话说回来,想着我的高反症状要怎么办,现在虽然是正常了,但是如果在雅江休息好了回到高原又出现高反,那在哪休息都没区别,既然来到高原,那就去高原适应吧。

今天剩下的行程是18公里的陡上坡,攻略上排名前三的变态路段。一是时间不够,二是路段变态,三是我有高反,找出三条借口安慰自己后献出了我第一次打车。话说拦车也是一门学问,群里咨询队友,让我拦本地的五菱或者皮卡。然后我竖起大拇指在那十几分钟没人理我,最后坐在边上休息的时候藏民让步大哥出现了。让步大哥和我年纪差不多,只不过脸上岁月的痕迹显得比我大很多。他是雅江人,在拉萨做生意,主要是卖一些藏族传统服饰和藏传佛教用品,门店请了人打理,自己只是每隔一段时间去送货,平常都在雅江这边跑车。

出发前立下的flag,打死不搭车,推也要推到拉萨。啪啪啪,脸打得真响。坐在车辆看着变态的上坡,再看看路上推车的骑友,很庆幸这段路打车了,但也遗憾没有下来体验。按照今天的身体状况,从下午五点开始出发,只怕要到晚上11点才到客栈。

在离目的地还有1公里左右,我看到了队友飞鸿和老王在推车,心想休息的差不多了,我也下来和他们一起推吧。告别让步大哥之后开始推车(压根就没想过骑),推了100米不到就开始和队友吐槽自己犯贱,坐车做得好好的,非要下来和他们一起体验推车,真心累。

相克宗村本来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,因为波尔的骑行攻略,让这个地方富了起来。晚上入住的是川藏线网红三姐妹青旅客栈,客栈为什么叫做三姐妹,因为老板是三位亲姐妹。网传三姐妹客栈老板们都很漂亮,但实际上是三姐妹漂亮,嗯,就是最小的妹妹,因为虽然是三姐妹,但是三位的年龄跨度还是比较大的。另外听说这三姐妹的母亲是共侍两兄弟,这种情况在藏区还是比较普遍的。我们安排在三楼入住,楼梯很陡,上个楼梯都喘得不行。晚餐是自助的,自助餐在川藏线上还是第一次见。

今天的上坡难度前三,明天的行程难度排第一,基本全程都在海拔4000以上,如果今晚高反还是严重,明天可能选择打车。

(2018年5月11日相克宗布珠民居布珠三姐妹青年旅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