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西:D14.荣许兵站-左贡

移动设备上继续阅读

路程:荣许兵站-东达山-左贡 52KM
总里程:1032+KM
总爬升:16544M

昨晚睡眠质量貌似是这段时间最差的,怎么都睡不着。半夜拿起手电筒出门尿尿,因为厕所太远了,路边上随便拉了一泡。周围漆黑一片,不像城市里面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光。不经意的望了下天空,漫天的星星,真的是数都数不清。荣许兵站的海拔是4046米,比之前吸氧的理塘还高出30多米,经过昨天一晚上,我十分的确定以及肯定,现在身体已经完全适应高海拔地区的缺氧环境。

回去的时候发现老王还在看手机,问他说是睡不着,和我的情况不同,他可能是因为海拔太高,夜晚缺氧,所以有一定高反的影响。而我思来想去,觉得应该是昨天乐虎喝多了,昨天两个爬坡,喝了四瓶乐虎。

今天要翻越川藏线上最高的东达山,海拔5130米。是个不小的挑战,不过还好我们小队把行程拆分了一下,昨天已经完成了14公里的爬坡,今天只需要爬剩下的25公里即可。早上八点多出发,或许是乐虎效果太好了,今天跟打了鸡血一样,一路都没怎么掉队,还超过了阿生。不过距离最后垭口的三公里处,还是被队友甩在后面。大概12点半才到垭口,今天的上坡一直没有推车,一次也没有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推车,明明很累了,但就是不想推。虽然最后的三公里,我没推车,但是骑行的速度比推车还慢。

垭口的风景真不是盖的,垭口的大风更不是盖的,5130的海拔,风大,紫外线也强烈。整个人被包的严严实实的,密不透风。

拍了几张海拔图合影,再拍几张风景,就下山去了。其实还想在玩玩,毕竟爬了5个多小时,才十几分钟就走,太划不来。不过也没办法,一是因为风大,二是队友已经提前我到了半个多小时。事后才发现,当时下山的决定是对的,阿生比我晚到垭口十几分钟,还没到垭口就开始下冰雹,所以很庆幸走得及时。

下山路是37公里,下坡本来是很爽的事情,但是长下坡就没那么爽了。首先下坡注意力要高度集中,防止醉氧,其次是要注意控制车速,这两点很重要。整个下坡过程中,身体几乎都不动的,或者说可动范围不大,导致手酸菊花疼。一般每隔5公里左右我们就需要休息一下,一来活动下手腕,二来冷却碟刹片。

这次下坡遇到了逆风,没遇到之前只听别人说过,逆风大的时候,要站来蹬。虽然我遇到的逆风不强烈,但也需要偶尔踩两下。下坡结束后并没有直接到达左贡县,而是又骑行了5公里左右的路程才到达,上坡、下坡都有,累死了,该死的攻略,说好的都是下坡的呢。

晚餐在外面的小餐馆吃的,等餐的时候在外面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背着背包拿着手杖。我惊呼倒:“我次奥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我们叫他叫鱼雷,是在觉巴村认识的徒步驴友,非常幽默风趣的一个人。本以为他是纯徒,现在看来他是徒搭过来的。和他聊得挺来的,后悔没有一起合影,只是一起吃了顿饭,就分开了。

(2018年5月18日左贡蓝山青年旅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