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西:我的川藏线骑行日记

移动设备上继续阅读

川藏线的骑行,已经过去了一年半,懒惰的我这段时间才开始整理骑行日记。对我来说毕竟是一段梦想之旅,不在博客中留下点痕迹,总觉得不完整。

“五年前许下梦想,如今用车轮去丈量。感谢爸妈的理解,感谢老婆的支持。虽千万里,吾往矣!”2018年5月3日,我发完这条朋友圈后,坐上飞往成都的航班,开始我的梦想之旅。很多人都不理解,为什么要选择骑车去拉萨,而不是坐飞机、坐火车或者自驾。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大部分的骑友都是说脑子有病,没病谁会来骑川藏线呢?但是仔细想想,最初我骑行川藏线的目的就只是想做一件一辈子都值得骄傲的事情。这次出发,是为梦想兑现承诺,也是给而立之年一份礼物。

2012年,世界末日的那一年,在珠海已经出差两个月,工作上并不是很称心,@cosis说去西藏玩吧。当时正好看完一篇骑行的帖子,回答道:骑车去吧。从那个时候起,我心中就有了一个骑行川藏线的梦想。当时我们招募队友、查找攻略、发帖咨询等等。可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,各种现实问题在啪啪的打脸。无奈,只能选择放弃,但我也给这个梦想许下承诺,总有一天会去实现。那一年看了电影《转山》,向往骑行川藏的心,久久不能平复。

2016年,老婆回家休产假,我买了一辆捷安特ATX850,慢慢的也开始骑行锻炼。距离上一次骑车,应该有个十年左右,刚开始各种屁股痛、手腕痛、手掌痛等等,之后买手套、头盔、骑行服,慢慢的正规起来,调整了正确的骑行姿势,很多的不适应也都得到缓解。而这一年,《一路欢乐318》的骑行视频,让我心中亢奋万分,恨不得丢下一切,骑行在路上。

2018年,离开了工作五年的公司,成了无业游民。这几年,人虽然在城市中待着,但是心却常在川藏线上飘着,心中一直没有忘记当初给梦想许下的诺言。趁着还算年轻,赶紧去实现吧。

“你疯了吧?”“太远了,你肯定不行。”“这么胖,行不行啊?”“三天不到你就会回来。”“那边很乱吧,藏民很野蛮,太危险了。”所有知道我要去骑行川藏线的人基本都在质疑和反对。这也是意料之中的,因为这确实很疯狂。不过也正因为有了质疑和反对,才能让我更加的动力十足。只有去尝试过,才知道路上的风景,路上的困难。

在路上,曾设想过很多到达拉萨的场景,比如歇斯底里的怒吼、与队友之间激动的拥抱等等。但事实上这些事情都不曾发生,我只是呆坐在客栈的吊椅上发呆,脑海中不断重复着这二十多天身体在炼狱眼睛在天堂的经历。

在二郎山,远远的贡嘎神山出现在视野中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雪山。雪山冰淇淋,看上去真的很好吃,虽然它离我还很遥远。

在折多塘,突如其来的停电让我体验一次原始生活,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,头顶的星星原来可以那么明亮。

在新都桥,头开始疼痛,高反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开始。

在理塘,高反已经伴随我两天,完全没有适应的迹象,反而越来越严重,头疼药都不能很好的缓解,只能坐车去海拔低的地方休养。

在巴塘,高反第四天,看着周围光秃秃的高山,心中都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。

在西藏界,金沙江大桥上,我对着金沙江默默的说道:拉萨,我来了。

在芒康,海拔3800多米,一觉睡到天亮,身体的反应告诉我,高反已经克服。

在觉巴山,十几公里的连续下坡,车速始终不敢超过25,再往右边一两米,不是栏杆,而是悬崖。

在东达山垭口,海拔5130米,和老婆发微信语音,说着说着就流下眼泪。川藏线上最高的垭口,我没有推车,一路都是骑上来的,我能坚持。

在怒江峡谷,骑着骑着突然听到后面有东西落地的声音,回头一看,离我5米左右的地方,有一块半个脑袋大小的落石正好躺在我经过的地方,鬼门关前走了一遭。

在然乌,伟色大叔的推荐下,去了从未开发过的日隆巴冰川,那里的风景很美,冰川很雄伟,挖虫草的藏族同胞提供原滋原味的糌粑、酥油茶,久久不能忘怀。

在林芝地区,感觉是从原始社会来到了现代社会,高楼、红绿灯、出租车、共享单车等等,多久没看到过了。

在米拉山,爬坡途中,看到前方队友挥着手势让我们下车,靠近一问才知道,前方不远处有三只藏獒,让我们下车并且拉下面罩,缓慢推车前行。

在拉萨,离最终目的地客栈不到两公里,一场大雨硬生生的让我们停留了近半个小时。

二十五天,不长不短的标准行程,一路上的经历,如果没有照片回忆,真怀疑我是否去过那里。

如果三年后还有机会,请在路上等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