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向西:D08.相克宗-理塘

移动设备上继续阅读

昨晚睡到大概凌晨一点多钟,头又有些疼了,爬起来吃了一片头疼药,十几分钟后稍微好转,继续入睡。一直睡到早上起来,虽然还有些微微头疼,但感觉还算不错。

外面下起了小雨,攻略上说,今天的行程是最煎熬的一天,因为全程路段都在海拔4000米以上,更是难上加难。昨天队友飞鸿就说今天要搭车,因为路段的煎熬,再加上高反,所以没有过多的犹豫,我选择搭车到理塘。哎,出发前的豪言壮语:打死不搭车,推也要推到拉萨。但在目前看来,屁也不是。老王不打车,先行出发,我和飞鸿因为搭车,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看着对面的大山,天也渐渐地下起了雪,越下越大。

路上碰到一只受伤的狼,看到车来了,一瘸一拐地跑向远处。司机大哥说这可能是一只孤狼,曾是族群中的头领,被新头领打败后逃走的。我心想也不一定吧,附近有村落,有狼群的可能性不大吧,不过话说回来,这是藏区啊。

路上陆陆续续地看到一些骑行的人,但始终没有发现老王的身影。我和飞鸿还在纳闷,比我们提前半个多小时出发,还是骑自行车上坡,能骑那么快?看到天路十八弯路牌不久后,发现了老王的身影。车上还有一个空位,连忙让司机在他身边停车,我和飞鸿开启队友忽悠模式。“雪那么大,冷死了,车上暖和。”“快上来,正好还有一个位置。”

早上还不屑我们这群搭车的人,但是天气、忽悠成就了老王的“真香”。

毕竟是搭车,很快就到达了剪子弯隧道口。搭车虽然快,但是真没有那种累死累活成就感,心中渐渐地有些后悔打车,但是微微的头疼让我清醒。对,不是我不想骑,只是我有高反。

在隧道口碰到一名骑行者拦车,同样是天气原因,想搭车。本想叫救援车,但是这一段路都没信号,我们车上又坐满了,最后和他说我们到了有信号的地方帮他呼叫救援,让他就在隧道口等。

过了隧道没多久就看到理塘的欢迎牌,正式进入理塘的地界。

搭车真的是快,刚过剪子弯隧道,立马又到了卡子拉的垭口。垭口周围一片雪白,看得眼睛有些恍惚,赶紧带上墨镜夹片,在高原地区,雪会200%地反射光线,强烈的反光会对眼睛造成伤害,甚至会造成雪盲。

通过垭口下山后,到达红龙乡,按照计划,如果不打车的话,今天就在这里入住。其实搭车在这里入住也没问题,但是这里的条件太差了,经常停电,所以还是去理塘吧。穿过脱洛拉卡隧道,眼前又是一番截然不同的景象。

到达世界高城理塘,雪基本上就停了。因为搭车,没有拍到理塘经典打卡的牌坊,所以从网上找了一张。

到达客栈卸载行李后,和队友出去吃个饭回来,头从开始的隐隐作痛到头像炸开了一样,吃了一片止痛药,也没感觉好多少。稍微恢复了一点后,赶紧走去县人民医院看看,由医生来判断我的状况。最终结论是我有些感冒,再加上高反的情况,头疼是因为大脑缺氧造成的,给我开了一些感冒药和肌苷片,还有一个小时吸氧。

在高原吸氧跟吸毒一样有隐,医生给我开了一个小时的吸氧,因为医院没什么人,所以不限时,随便吸。本来在客栈交了30块钱一个人的牦牛肉火锅,牛肉不限量,但是因为吸得太爽了,不想去吃了。吸了十几分钟氧气后,头疼明显地缓解了许多,半小时左右完全不疼,精神也完全恢复了,看来以后要带两个氧气罐跑了。

回到客栈,火锅早已撤下,只能吃红烧牛肉面,桶装的。坐在客栈大厅,听着骑友们弹吉他、打鼓,这才是我喜欢的青旅客栈氛围。

(2018年5月12日理塘邂逅客栈)